2013年6月11日 星期二

觀點|整形美容的價值


一個多月前幫一位曾經臉部骨折的妹妹動臉骨手術。她多年前因為車禍造成右側顴骨骨折,經由手術將骨折復位再利用骨釘及骨板固定後,手術後骨骼癒合良好,外觀也看不出傷疤,一點也沒有曾經車禍的痕跡,但問題在於她不覺得術後的右臉是她原來的樣子。經過多年之後,她還是希望能將右臉的外觀作調整。

還記得第一次她來我的診間,我才開口問她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她便有些激動的說她的右臉很明顯的外凸,接着眼淚就滿出眼眶了。很清秀的一張臉,右邊顴骨的位置確實較外凸,但實在瑕不掩瑜,只是這樣臉部外觀的改變,卻是她心中埋了很久的痛。臉部斷層掃描看來,骨骼在斷裂處很平順,之前執刀的醫師應該是很盡責地將骨折復位。

手術動在右側顴骨,事實上就是所謂削骨的手術方式,手術大部份的時間並非用於截斷骨頭,而是調整顴骨的位置。手術順利,妹妹也很開心右側外凸改善了,回診時除了自製鹼粽以外,還送了我一本漫畫,無敵怪醫K2的第四集。本來還以為她是要告訴我她覺得我跟怪醫K一樣帥,看完之後才發現不是。



原來是那集漫畫中有個故事,一個少女車禍臉骨骨折,經過醫學中心的醫師將骨折很精準地復位,雖然手術結果很好,但那少女術後卻發生許多不可解釋的症狀,直到怪醫K找了美容整形醫師來幫忙,將臉部作細微的調整,刻意創造了臉部不對稱,才使得那少女找回原來的臉,也解決了之前的症狀。

以一位整外醫師的角度來看,漫畫的劇情與手術的描述實在是很不合理,而我自己也是經過醫學中心訓練且執業的醫師,實在不能說醫學中心醫師技術比不上診所醫師。這個故事應該是提醒我們醫學的專業、精準與藝術之間的關係。一張臉可以分析成骨骼、神經、肌肉等組織,但一張臉的意義卻遠遠超越這些組織的總和。美與醜,對稱與平衡,都不是僅靠精準的測量能夠分析,還要再加上藝術與心理的角度才行。